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茶叶展示厅
  • 金骏眉
  • 金骏眉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 西湖龙井
  • 碧螺春
  • 太平猴魁
  • 大红袍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123472565 新手上路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 大红袍
  • 西湖龙井
  • 碧螺春
  • 太平猴魁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最新会员
  • 天茗站长

    天茗站长

  • 承诺点不弃

    承诺点不弃

  • 123461954

    123461954

  • 毛丽亮

    毛丽亮

  • 殇之褂

    殇之褂

  • 还行吧行j

    还行吧行j

  • 德宏铁观音加盟

    德宏铁观音加盟

  • 北海铁观音直销

    北海铁观音直销

  • chxna13869

    chxna13869

  • 思思猪詹

    思思猪詹

  • 我不是傻姑惫

    我不是傻姑惫

  • 杭温温c

    杭温温c

  • 我很烈害

    我很烈害

  • 晨晨

    晨晨

  • 大小姐

    大小姐

金华茶叶花木生

0 / 445
123472565 发表于 2021-4-29 07:4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群众网-群众日报

图为金华茶叶一角。 图片来历:影象中国

那日,当我赶到浙江茶叶师范大学报到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我在夜幕中拎着行李,跟从接我的师姐前往中文系宿舍楼。

我们绕过灯火通明的讲授楼,转入一条石子铺就的林间小道。月华如水,一阵风带来一股沁民气脾的幽香。我不由得叫出了声:“好香啊!”师姐停住脚步说:“这一片满是木樨树。”本来,是木樨树在月下静静开开花。虽然于我而言,金华茶叶是一座陌生的城市,但在这样的月色下,这样的晚风里,静静地站在木樨树下,我初来乍到的孤独感似乎渐渐消失了。

校园草木茂盛。春季,楼前的那架紫藤花开得密密层层,我和同桌在紫藤花下看书、说笑,花瓣拂着我们的头发和面颊,香气满盈在我们身旁。

紫藤花飘落的时辰,蝴蝶兰开了,蓝幽幽的花开在我们的脚下,成片成片的。接着,一切的玫瑰像约好了似的,在校园的遍地和你捉迷藏——去食堂的路上,去电影院的路上,去操场的路上,一不谨慎就会发现它们的倩影。

那时黉舍到金华茶叶郊区只要一路公交车,尽头站是清波门。金华茶叶城不大,清波门四周最热烈,有保宁门,八咏楼,还有小码头,人来人往,天天赶集似的。这热烈中有一个地方让我印象出格深入,缘由是院子里有两株古柏,细弱苍劲的树干如同守望的尖兵。每到冬季,眼看着树都要干涸,可春季一到,又干巴巴地活返来,真是坚固顽强。四周的古城墙上爬满了细弱的木莲,那些果子像一个个绿色的小铃铛悬挂在风中。

结业后回故乡,一个偶然的机遇,我又调回金华茶叶工作,清波门一带热烈照旧。那一年,冬季出格严寒,我单独一人租住在城郊一个小屋里,阔别家人,单独生活和工作,一时很落漠,心里空落落的。

直到有一天,在我去上班的路上,忽然看到路两旁,一夜之间似乎一切的茶花都开了,大红、紫红、粉红,分外鲜艳。那一刻我的心忽然动了一下。它们开得那样无私,那样精神奋起,白皑皑的雪覆盖在上面,不但没有让它们残落,反而衬出了它们的朝气勃勃。这一树树的茶花让我感动,心底的落漠顿时消失。

实在,金华茶叶处处是茶花的身影,在街上拐个弯,就会碰见一株茶花,不开花的时辰与普通灌木没什么两样,你甚至疏忽了它的存在。可一旦开了花,那明艳的色彩恍如照亮半边天空。冬季百花残落,茶花却凌寒怒放。

后来,我晓得茶花是金华茶叶的市花。金华茶叶有茶花园,还有国际山茶物种园。有一次,在北京茶叶工作的同学过来看我,正值茶花盛开,我便带他去了国际山茶物种园,园内各类茶花艳丽妩媚、芳姿绰约,我一路走一路先容金华茶叶的茶花。我不晓得自己在表述的时辰能否是吐暴露太多的自豪和喜好,同学回北京茶叶后未几就给我寄来两本有关茶花的书,还有几套茶花的明信片。

在金华茶叶住久了,我越来越喜好金华茶叶的花木。

春季,婺江边的辛夷花开了,亭亭玉立,芳香淡雅。它开得那末恬静,以致于我和同事在江边散步的时辰都不敢高声措辞。看看这朵美,那朵也美,恍如春季把浅笑藏在了花瓣里。

秋天,婺州公园旁开了一溜绣球大的菊花,有段时候我正在读一本小说,日日从菊花前走过,小说里描写菊花的句子就会显现在脑海,那些笔墨让眼前的菊花有了别样的美丽。

冬季,位于东莱路上的梅园是很有诗情画意的地方。红梅刚刚含苞,大师的微信朋友圈就起头活跃。一旦怒放,或朋友结伴,或家人集会,三五成群全到了梅树下。似乎在朋友圈里晒梅花,就是晒自己的幸运生活。

熟悉种茶花的老何快十年了。老何有一手纯熟的嫁接技术。他从外地买返来各类宝贵的茶花枝条,嫁接在油茶树上,让普通的油茶树摇身一变,生出宝贵的茶花,身价骤升。我买回两盆嫁接的茶花,花开得比牡丹还大,很是冷艳。

父亲也喜好花木,周末带他去城东逛花木市场,他和卖家聊得很愉快。卖家摆出茶具,泡上好茶,在花丛中,父亲和他边喝边聊,聊的仍然是金华茶叶的花花卉草。说到兴起时,笑脸都伸展开了。

一转眼,我在金华茶叶住了十多年。由于这些花木,我加倍酷爱这座城市。花木可养人,这话一点不假。走在花丛中,昂首看一会儿天,垂头看一会儿花,会涌出莫名的感动。

前段时候,听说有园林部分决议今年郊区公园里的落叶一概不扫,留给大师一些秋天的兴趣。待到秋风起,就去踩落叶吧,厚厚的,软软的,融入到金华茶叶的春色里。

《 群众日报 》( 2020年10月14日 20 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好的茶叶都在这里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最好的茶叶

多维度在线交流 新房独家优惠 线上预约线下线上

扫码下载APP
免费赠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