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茶叶展示厅
  • 金骏眉
  • 金骏眉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 西湖龙井
  • 碧螺春
  • 太平猴魁
  • 大红袍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再续梦依然然m 新手上路
  • 凤凰单枞
  • 茉莉花茶
  • 大红袍
  • 西湖龙井
  • 碧螺春
  • 太平猴魁
  • 普洱茶熟茶
  • 铁观音
最新会员
  • 天茗站长

    天茗站长

  • 承诺点不弃

    承诺点不弃

  • 123461954

    123461954

  • 毛丽亮

    毛丽亮

  • 殇之褂

    殇之褂

  • 还行吧行j

    还行吧行j

  • 我不是傻姑惫

    我不是傻姑惫

  • 德宏铁观音加盟

    德宏铁观音加盟

  • 北海铁观音直销

    北海铁观音直销

  • 思思猪詹

    思思猪詹

  • Dice0809

    Dice0809

  • 杭温温c

    杭温温c

  • chxna13869

    chxna13869

  • 我很烈害

    我很烈害

  • 晨晨

    晨晨

《琅琊榜前传·二十八》

0 / 1073
再续梦依然然m 发表于 2021-5-3 18: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林燮执意要帮静瑜讨个公道,静瑜感动得直流眼泪,也不再说算了不究查的话,两小我一路穿越在城里,寻觅着愿意做人证的人……都城里,萧选和言阙已经把行李预备停当和户部的官员一路踏上了赶往永州茶叶的路途。夏江自那日在快意茶庄和萧选喝过茶就一向待在悬镜司里,此日他可贵出了门来到快意茶庄,照旧上了二楼临窗品茗,正值萧选带着一队人骑马穿街出城,他注视着骑在顿时和言阙措辞的萧选,一口茶徐徐咽下,嘴角流出一丝不易发觉的浅笑。夏江回到悬镜司,师妹寒书尧正在和其他人练武,看到夏江进来返来,寒书尧笑着走过来高低端详了一眼:“师兄,明天进来啦?”

“是啊,成天在这悬镜司憋闷的紧,进来喝品茗轻松一下。”

“咦,你居然能静下心来品茗,真是想不到。”

夏江笑笑看了看他这个活跃智慧的师妹:“三皇子殿下带着言阙出城去永州茶叶了。”

“这么快,上次言年老去看父亲了,还拿走了一本琴谱,我还想着偶然候去找他玩呢,他就走了。”

夏江听了问道:“怎样,你还想替师父把琴谱要返来呀?”

“不是呀,我就是希奇,言年老又不会抚琴,他为什么非要求着父亲把书送给他呢?”

夏江只是笑了笑:“那你等言阙返来问他吧,我要去看看首尊吩咐找的卷宗都齐全了没有。”

寒书尧点了颔首,复又叫住夏江:“师兄,我要回去看看父亲,你纷歧起去吗?”

夏江只是停了脚步并不回头:“我就不回去了,你跟徒弟说一声,我在这里还有叔父交接的工作要办,走不开,下次再回去看他老人家。”

寒书尧看着夏江仓促进屋去,嘟囔了一句就回去换了衣服,出了悬镜司往快意茶庄走去。寒书尧时辰记着父亲喜好煮茶来喝,住在山野的他自然不愿意为得一杯茶再回这富贵的城里,只得她买了茶叶带回去让父亲身己煮了喝。

寒书尧回到父亲的小院落时,老人正半躺在藤椅里翻着一卷书。看到寒书尧拉开门进来,只是淡淡地说了句返来了。寒书尧走曩昔坐在旁边石凳上,放下茶叶:“爹,师兄他忙,所以……”

老人合上书坐起来:“夏江不无暇返来吧,我推测了。当初他随着你叔父走进来,大要就没想过再返来我这偏僻小院。少年得志,他是不会宁愿居于草泽,做蓬蒿人的。”

“可是爹,你也不是蓬蒿人啊,只是你自己想在这里过这安逸日子而已。”

老人听了女儿的话并不回答,只是看了看桌子上寒书尧带返来的茶叶,说了句:“哦,又买新茶返来了,那就煮点新茶喝吧。”

书尧拢着了炭煮茶,待到水开时,老者用木勺舀了一点盐放进去,然后看着沸腾的水:“夏江煮茶时辰总喜好多放一点盐,煮的茶让人不爱喝,明显就是淡水煮茶,非要喝出海水沏茶的神韵,这又有何益呢?盐放多了我都不晓得他究竟是喜好品茗还是喜好吃盐了。书尧,人能到达什么高度都是必定的,一杯井水,放再多的盐它也不是海水,也就不会有如海的胸怀。偶然辰决心忘了自己从那里来并欠好。我让你们和你叔父进来,只是想在你们自己的那杯茶里加点盐,现在看来,夏江还是把盐放多了。”

书尧敛了笑脸,嘴上仍然辩解:“爹,师兄不会的。”

老人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凸起的眼窝里眼球精亮闪着微光:“书尧,你俩从小一路长大,情份非比平常,未来怎样样我不敢说,不外我希望你大白,不管什么时辰,别由于对他的情份就移了自己的本旨。没有什么是亘古稳定的,改变太轻易了,守住自己这里,太难。”老人用手戳了戳自己的心窝,用竹夹搅了搅沸腾着的水,看茶叶在水里翻滚,生出一层浮华,舀了一勺盛在黑釉盏里,再不言语。

寒书尧和父亲喝了一会儿茶帮着父亲整理一下院子便要回悬镜司,临走时,老人挖出一坛桃花酒递给她:“还是给你叔父送去,跟他说,这可真是今年最初一坛了,有夏江在悬镜司,你叔父想必是偶然候和精神品一品这酒的。”

寒书尧拿了酒回到悬镜司,途经夏江在的房间,走了进去,看到夏江埋头在一堆卷宗中,只是抬眼看了看她,并未措辞,她想起父亲的话不由地感应一阵失落:“师兄,我返来了。”

“嗯,师父还好吧?”夏江并未昂首停止搜寻。

“嗯,好,你先忙吧,我进来了。”寒书尧未等夏江回声,转身走了进来。

夏江感应她有点变态,却也并不细想,甩了甩头眨眨眼又埋头看起卷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好的茶叶都在这里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最好的茶叶

多维度在线交流 新房独家优惠 线上预约线下线上

扫码下载APP
免费赠送红包